木业资讯网

国内

当前位置: 首页 > 旅游 > 国内 > 旅游全产业链受创 “春天很快到来”

旅游全产业链受创 “春天很快到来”

  时代周报记者 曾宪天 发自广州

  旅游业正经历着新冠肺炎疫情带来的严峻考验。

  “春节旅游的退款基本到账了,目前正在考虑‘五一’的旅游计划是否也要取消。”2月9日,深圳的曹爽(化名)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这次疫情对其个人旅游意愿影响较大,即便疫情结束后短期内也不会再做旅游出行计划了。

  他解释称,疫情期间取消退订是出于安全考量,而疫情过后首要考虑是确保和提升收入,先让日常生活恢复正常。在曹爽看来,旅游无疑是生活中可以最先“砍掉”的消费支出。

  交通出行总量下降,也对旅游降温带来影响。以春运为例,交通运输部发布数据称,截至2月6日,春运旅客运输总量达13.18亿人次,同比下降35%,预计春运后,半程总量将同比下降70%。

  出行大环境以及旅游消费端趋冷,均反映出整个旅游行业所面对的压力和困境。

  2月10日,北京联合大学在线旅游研究中心主任杨彦锋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在疫情的持续影响下,保守估算1/3的年度旅游消费量或将消失,整个旅游行业也将因此受到断崖式重创。

  杨彦锋预计,主流在线旅游企业今年一季度的资金损失,或将达到与去年同期收入规模相持平的境地,酒店、景区、导游、航企、批发商、包机商、包房商等旅游产业链各环节同样损失巨大。

  不过在压力和困境面前,企业纷纷积极展开诸多自救举措,相关主管部门也正不断推出各项利好措施,为旅游行业发展提供保障。

  资金问题成“过冬”关键

  “我只能说,尽全力争取活下来。”2月9日,经营着一家定制旅游公司的冯锐(化名)叹了口气后对时代周报记者说,自己不得不通过裁员,以及努力争取更多外部资金来挺过这次疫情所带来的行业寒冬。

  冯锐面临的资金缺口主要来源于几大方面,例如前期为寒假、春节旅游旺季产品投入的推广费用;春节用户退订潮中的费用损失和持续的人力成本;公司旅游业务全面停滞,资金收入中断的困境等等。

  “不知道何时才能继续带团,心里还是比较慌的。”2月10日,在广西从事出境导游工作的李晴(化名)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疫情不仅打击了国内游客的旅游消费意愿,也让诸多海外目的地暂停了对中国游客正常的旅游接待。

  李晴坦言,想要恢复正常带团工作肯定还需要较长的时间周期。而更让其忧虑的是,其所在的旅行社能否有充足资金来挺过此次难关,自己是否会从“待业”变为“失业”。

  2月6日,文化和旅游部网站发布了《关于暂退部分旅游服务质量保证金支持旅行社应对经营困难的通知》,决定向旅行社暂退部分旅游服务质量保证金(所交份额的80%)。

  文化和旅游部也要求各地文化和旅游行政部门自通知印发之日起(2月5日),一个月之内完成暂退保证金的工作。

  杨彦锋分析称,文化和旅游部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第三季度,全国有3.8万多家旅行社。按照《旅行社条例》规定的旅行社保证金额度初步测算,整体保证金规模约为120亿元,退回80%即96亿元。

  “退回部分保证金的举措,可以更好地帮助大部分中小旅行社渡过危机。”杨彦锋表示,就单个旅行社来看,经营国内、入境游业务的旅行社大致可获16万元,经营出境旅游业务的旅行社可获112万元,这基本可以缓解旅行社三个月的人力支出负担。

  时代周报记者了解到,在2003年SARS以及2008年金融危机等特殊时期(2009年1月实施),相关旅游主管部门也曾实行过退还部分旅游服务质量保证金的举措。

  在暂时退还保证金举措外,杨彦锋也建议称,相关部门还可实施企业退税、房租补助和暂缓缴纳、发放临时生活补助、落实小微旅行社企业专项信用贷款等多样化措施,积极“援企稳岗”,避免中小旅游企业倒闭和员工失业。

  市场复苏机遇可期

  另一方面,针对中小旅游公司面临的困境,携程、同程、马蜂窝、华住、东呈等旅游行业的诸多头部企业,也纷纷推出了相应的帮扶举措。

  2月9日,携程相关负责人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携程将在一定周期内对平台酒店、旅游供应商、线下门店等合作方对应的部分合作费用进行减免,并投入10亿元合作伙伴支持基金和100亿元额度小微贷款来缓解合作方的资金周转压力。

  9日,东呈方面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除对湖北省加盟酒店、全国参与公益接待的门店减免相关合作费用外,也联合大呈金服、桂林银行对受疫情影响,有融资需求的加盟商给予特殊金融政策支持。

  “实际上,大型旅游企业尤其是OTA巨头,疫情过后的难题同样棘手。”2月10日,旅游行业人士陈健(化名)对时代周报记者分析称,疫情引发的大规模退订潮势必对OTA全球供应链造成了影响和破坏。

  陈健表示,海外资源方即便对此次国内OTA的大规模退单表示理解和承担部分损失,但未来的合作关系也或将因此更多倒向Booking、Agoda、Expedia等主要竞争对手。

  陈健认为,国内OTA不得不花费更长时间周期来弥补和恢复供应链关系,这也意味着将不得已放缓其国际化节奏。

  2月9日,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分析师陈礼腾也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疫情对于OTA平台来说是一场严峻的考验。

  他认为,疫情之后,平台如何应对并把握旅游需求的反弹爆发,又将是对其组织、资源协调能力的新一轮挑战。

  即便如此,在艰难应对疫情的同时,旅游行业各方也均在迫切期待市场回暖阶段更快到来。

  “不会太久,春天很快到来。”对于疫情过后旅游市场的复苏,携程联合创始人、董事局主席梁建章有着较为乐观的预判。

  梁建章回忆称,2003年非典结束后的第一个月,旅游行业就迎来了“报复性增长”,到了当年7月、8月份,携程的业务量就大幅度反弹,甚至超过了非典前的水平。

  同程集团创始人吴志祥同样将非典时期作为此次疫情的参照对象。

  2月6日,吴志祥介绍数据称,2003年非典时期,旅游行业各领域业务量均下降90%以上。而在2003年的5-9月,国内游同比增长超过113%,出境游超过118% ,旅游市场迎来快速的爆发性复苏。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