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业资讯网

四六级

当前位置: 首页 > 教育 > 四六级 > 四六级考试:丑闻缠身为何还屹立不倒

四六级考试:丑闻缠身为何还屹立不倒

    12月18日,全国大学英语四六级考试将如期举行。与往年一样,考前作弊广告满天飞,泄题新闻层出不穷。然而,虽然证书的效力越来越不如从前,可绝大多数学生仍选择了这块“鸡肋”。

在公信力下降且不断被社会和高校批评质疑的情况下,四六级考试为何还能像一棵无法撼动的大树,深深扎根于中国的大学教育中,影响着每一个学生的生活?

    出售答案的“助考”商包围校园,竞争激烈

“从上大学开始,每次英语考试基本我都是靠找‘助考’买答案过来的。”已经是一所“985”大学博士生的张川(化名)说,自己从小英语就不好,后来发现有此捷径,于是四六级、考研、考博英语全都如法炮制。

考的次数多了,张川发现干这行很赚钱,设备廉价,回报高。于是,在“助考商”的拉拢下,他做起了代理,享受“助考”优惠政策,他戏称自己是“久病成良医”。

“考前答案大多数都是假的,当然也不排除个别是真的,可能是事先买通了地方有关部门,那种一般都特贵,还需要碰运气。”张川说,他自己长期使用和代理的都是考中答案。

“考中答案分两种接收方式,高级的是用耳机;低级的是接收短信。由于信号时好时坏,短信不一定每条都能收到,也可能弄不清AB卷,所以也比较便宜;耳机是保准不受屏蔽的,我们派人进去用照相机拍下考卷,让外面的高手迅速解答,然后把答案念出来,传入每个人的耳机里。”

据张川介绍,买四级答案的费用一般低于六级,不同的代理商给出的价位不同,但一般都在200~800元。考中答案的准确性取决于请来的做题枪手的水平。“一般来说,价位和质量成正比。我们花重金请人,所以一般能做到500分以上。”他不忘为自己做广告。

“现在竞争激烈,价格比去年压低了。”张川说,如今做这项代理的人越来越多,隐形耳机也好买。记者在百度搜索“无线隐形耳机”,果然发现了不计其数的此类公司。武汉的一家公司还声称提供3个月保修服务。

张川并非异类。他说,现在“助考商”多半都会有学生代理,便于向熟人、同学宣传。他所在的校园里,一些书店、小卖部等也卖答案,经常向光顾的学生推销。每年四六级报名地点的门口,都有一大堆发宣传单的人“抢生意”,食堂、寝室门口的小广告更是不计其数。两年前,研究生考试每科3000元,现在则只有2000元,如果四科全买,还能优惠。

除了传统的作弊方式,市面上还出现了各种钻四六级考试空子的赚钱手段。由于只能在网上查到最近一次的考试成绩,也无法验证成绩单的真伪,办假证的层出不穷,花150元,就能获得一份无法辨明真伪的四六级证书。

去年12月的四六级考试中,全国共有874万名考生报名参加,违规考生多达9800多名,抓获涉嫌在考试期间传递有害信息的不法人员20多名。今年,教育部表示,考生在大学英语四六级考试中的违规事实将被记入考生诚信档案,并受到最高开除学籍的处罚。但各种高科技作弊手段仍然屡禁不止。

记者问一名曾买过答案的大四学生,是否害怕被发现,她回答说,怕也怕,但已经是第四次考了,是毕业前的最后一次机会,不用这种方式就没办法过。“再说‘助考’都承诺不会被检测出来,之前也都有那么多人蒙混过关了,我不信自己会那么倒霉。”

    学位和证书脱钩但就业不脱钩四六级考试成“难弃的鸡肋”

2005年2月,教育部公布英语四六级考试改革方案,将原来的百分制改为710分的积分体制,不划及格线,不颁发合格证书,不少高校随后纷纷宣布将学生学位证书和四级证书脱钩。

如今,虽然“脱钩”已经几年时间,四六级考试热度却依然不减。不仅如此,报名费还水涨船高,且各校收费不等,北京及周边地区多为15元~25元,上海地区多为25元,一些专科学校却高达八九十元。据悉,若某一院校需要挂靠其他院校报考,则收费会略高于标准收费。

而且,由于现在四六级只对在校学生开放报名,一些机构还打出代报招牌,报名费要比正常报名费高出几倍甚至十几倍,服务对象主要是社会人士、民办高校学生。

“四六级虽然不和学位证挂钩,但还是一道找工作最基本的门槛。”吉林大学大四学生林为解释道,现在找工作多是网申,第一轮由计算机自动筛选简历,四六级分数被很多公司作为硬性的筛选标准之一,如果没有这份证书,就会被直接PASS掉。

去年毕业的硕士生王雷则说,当时自己找工作时,与同班的另一名同学竞争一家国企,虽然各方面条件不比别人差,但就因为六级成绩是这家单位的死规定,他没有被录用。“英语一直不好,读研也是保送,年年考,年年都不过。”他觉得,去一些对英语要求很高的外企应聘时,六级成绩没有太大作用,一般还需要口译、托福、雅思等其他证书,但一些国企和小公司依然把四六级作为硬性标准,让人“想不考都不行”。

复旦大学硕士生黄学超在本科时,连考了四次四级都没过。后来,因为要考研读自己心仪的学校和专业,在复习考研英语的过程中,英语水平大有长进,随后才过了六级。考上研究生后,他发现复旦大学对六级的分数要求是500分,而不是一般的425分,于是又复习重考了一次。“其实我也不知道考出来干嘛,就是随大流。”

黄学超认为,考四六级对英语水平并没有什么帮助。对此,王雷与他持同样观点:“过了四六级的人英语也没好到哪儿去,作文可以背模板,答案可以猜,只是通过反复做真题来掌握出题人的套路。考过的人照样不会说,不会写。”

“难弃的鸡肋”,王雷用这个词来形容四六级考试。接受采访的许多学生都认为,四六级就像是一个理所当然要完成的仪式,明知道没啥用,但大家都考,自己不考总觉得缺了点什么。

    主管部门酝酿实行网考防作弊

2005年,首次爆出六级泄题的新闻。之后的每一年考试中,泄题新闻不断,往往是开考几个小时甚至一天前,答案已经在网络上流传开来。

2003年,时任全国大学英语四六级考试委员会主任委员的杨惠中接受中国青年报记者采访时,曾回应道,四六级不可能有泄题情况发生,只可能是“窃题”,是在试卷到达考点以后泄露出去的。他还通过本报呼吁,不应让过重的“功利”思想冲击考试本身。

近日,中国青年报记者联系现任全国大学英语四六级考试委员会主任金艳,却被告知考委会近期都不会接受媒体的采访。金艳表示,现在考委会接受采访,必须递交采访提纲,给教育部批准。“现在的情况和几年前杨惠中老师在任时不同,社会对四六级的关注度更高了,而且由于考试即将在本周末举行,媒体的聚焦点都在作弊、泄题等问题上,不是方便谈论四六级考试的时间。”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