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业资讯网

资讯

当前位置: 首页 > 房产 > 资讯 > 财政部部长:坚持房住不炒定位 落实房地产长效管理机制

财政部部长:坚持房住不炒定位 落实房地产长效管理机制

  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强调,积极的财政政策要大力提质增效,更加注重结构调整。这是党中央科学把握国内外发展大势、统揽经济社会发展全局作出的重大决策部署,为今年的财政政策指明了方向路径,提供了根本遵循。

  一、积极的财政政策要大力提质增效是形势所需

  2020年是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一年,我们将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实现第一个百年奋斗目标。同时,国内外形势更加复杂严峻,经济发展困难和风险增多,财政收支矛盾更为突出。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并且要大力提质增效、突出结构调整,是实现第一个百年奋斗目标和适应客观形势所需。尤其是,今年年初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在给企业生产带来困难、造成财政增收压力的同时,还必须加大财政支出,加强疫情防控经费保障,继续研究出台阶段性、有针对性的减税降费措施,缓解企业经营困难,这进一步要求积极的财政政策大力提质增效。

  一方面,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是保持政策的连续性稳定性,着力补齐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短板的客观需要。党的十八大以来,我们坚持积极财政政策的取向不动摇,并与其他宏观政策协同配合,有力促进了经济社会持续健康发展,人民生活显著改善,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目标即将实现。但目前还存在一些短板,城乡区域、生态环保、科技教育、社会保障等方面有一些薄弱环节;我国正处在转变发展方式、优化经济结构、转换增长动力的攻关期,“三期”叠加影响持续深化;外部环境进一步趋紧,保护主义、单边主义持续蔓延,全球动荡源和风险点显著增多,经济下行压力加大。更为紧迫的是,当前疫情防控任务非常艰巨,绝不能因为经费问题延误医疗救治和疫情防控。继续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有利于有效应对经济下行压力,推动解决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突出短板,特别是坚决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坚决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风险、精准脱贫、污染防治的攻坚战,确保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圆满收官,为第二个百年奋斗目标打好基础。

  另一方面,积极的财政政策要大力提质增效、突出结构调整,是进一步缓解财政收支矛盾,实现财政经济可持续发展的必然要求。刚刚过去的2019年,我国出台了史上最大规模的减税降费措施,全年累计新增减税降费远超2万亿元,占GDP比重超过2%。一系列重大减税降费政策相继实施,既会直接带来财政减收,也会促进经济增长,进而带动财政增收;同时,当前经济下行压力加大,财政收入增长动力会减弱。减收对支出的影响,各级财政程度不一。一些地方收支矛盾更为突出,有的财力紧张,资金使用固化、僵化问题不同程度存在,保工资、保运转、保基本民生面临困难。今后一段时间,财政整体上面临减收增支压力,财政运行仍将处于“紧平衡”状态。在这种情况下,单纯靠扩大财政支出规模来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行不通,必须向内挖潜,坚持优化结构、盘活存量、用好增量,提高政策和资金的指向性、精准性、有效性,确保财政经济运行可持续。

 二、深入理解积极财政政策的新内涵

  今年积极的财政政策从“质”和“量”两方面发力,加强逆周期调节、巩固和拓展减税降费成效、保持合理适度财政支出强度是一方面,优化资金配置和结构、提高使用效益是另一方面,而且更可持续。在当前财政收支平衡压力持续增大、加力空间有限的情况下,为确保民生得到有效改善,必须坚持节用裕民,在结构调整中更加突出政策的“提质”要求和“增效”导向,把有限的财政资源用到刀刃上。这体现了一种内涵式财政政策,主要包括以下内容。

  减税降费,通过减轻企业、个人负担,促进疫情防控、拉动经济增长。减税降费是积极财政政策最重要的体现,财政把更多资源让渡给市场主体,有利于进一步激发市场活力、培育内生动力。实施大规模减税降费,短期内财政收支矛盾会凸显,但从长远看,随着企业效益改善、税基扩大,财政收入形势会逐步好转。要算大账、算长远账,即使眼前困难再大,也要坚决落实落细相关政策措施,把该减的税减到位、把该降的费降到位。当前,支持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应对经济下行压力,关键是把更大规模减税降费落实到位,让企业轻装上阵。今年将进一步落实和完善增值税减税等政策。例如,对疫情防控重点保障物资生产企业为扩大产能新购置的相关设备,允许一次性计入当期成本费用在企业所得税税前扣除;对纳税人运输疫情防控重点保障物资取得的收入,提供公共交通运输服务、生活服务以及为居民提供必需生活物资快递收派服务取得的收入,免征增值税。同时,围绕推动高质量发展、鼓励科技创新、吸引高端人才、促进出口增长等,继续研究完善相关税收政策。财政部门将与税务部门密切关注各行业税负变化,牢牢把握“三个确保”要求,即确保制造业等主要行业税负明显降低、确保建筑业和交通运输业等行业税负有所降低、确保其他行业税负只减不增,及时研究解决企业反映的突出问题,持续发挥减税降费政策效应。

  结构调整,通过压一般、保重点,优化财政资金配置。财政支出规模必须与经济社会发展需要相匹配,不受管控的支出扩张既不现实,也会给长远发展留下隐患。在今年财政收支矛盾突出的情况下,必须坚持量入为出,更加注重优化支出结构。探索运用零基预算理念,根据实际需要科学核定预算,完善能增能减、有保有压的分配机制,打破支出固化格局。各项支出都要明确标准,不能敞开口子花钱。政府要过紧日子,中央财政带头,大幅压减非刚性、非重点项目支出,从严控制新增项目支出,坚决取消不必要的项目支出,原则上不开新的支出口子;地方财政也要大力压缩一般性支出,坚决把该压的压下来,该减的减下去。压减出来的资金,用于加大对教育、“三农”、疫情防控、三大攻坚战等重点领域的保障力度。预算执行中要加大存量资金和资产盘活力度,对不具备实施条件、项目进展缓慢以及预计难以支出的项目,按规定收回资金统筹用于重点支出。

  优化分配,通过加大一般性转移支付力度,保障基层保工资、保运转、保基本民生的能力。受多种因素影响,我国区域财力情况不平衡,东北地区、西部地区自身财力相对较弱。地方特别是部分县级财政收支紧张,有的财政资金调度困难,库款保障水平过低,“三保”面临较大压力。中央财政将增加对地方转移支付规模,重点加大对地方一般性转移支付力度,按照一般性转移支付增幅明显高于中央本级支出增幅来安排,并重点向革命老区、民族地区、边疆地区、贫困地区倾斜,给地方更大财力使用自主权,缓解地方收入增长放缓带来的财政支出压力,相应地压减对地方专项转移支付。各地区要统筹中央转移支付和地方自有财力,加大财力下沉力度,增强基层政府和财政困难地区托底能力。同时,按照县级为主、省级兜底的原则,坚持把“三保”放在地方财政支出的优先位置,坚决兜牢“三保”底线。

相关信息: